汉水烟柳
吃凉面
散文  2017年07月13日  阅读:813

炎炎夏日,燥热难当,食欲不振,饭菜不香。中午媳妇说吃凉面吧,不要菜,下得利,又凉快。只是吃罢感觉一般,没有小时候的母样做的凉面好吃,吃得有味。

那时中午经常吃凉面。上午收工回来,母亲下厨房,开始和面、擀面条。我和二哥,到村庄老井里,抬来一木桶井拔凉,备着。母亲擀好面条,放进开水锅里煮六七成,把从菜园摘的新鲜苋菜、豇豆洗净,丢进去煮熟,一起捞起来,浸在井水里。

抬完水后,我烧火,二哥,剥蒜瓣,洗青椒,然后将两样放进石臼里,捣碎,舀到大磁碗里,倒大半碗水,加上细盐,浇上小磨油一搅,一碗油汪汪、清黄透亮、喷香蒜泥就调好了。

这时,开始吃饭,每人捞一碗一青二白的凉面,浇上几勺黄金色的蒜汁,边走边拌,边拌边吃,吃得食欲大振,吃得口舌清香,吃得舒服清爽,至今难忘。细细回味,回味出母亲的味道,回味出故乡的味道,回味出童年的欢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