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水烟柳
岘山游记
散文  2018年05月15日  阅读:815

上个周六,我们去襄城采访一个人。上午人家有事,改为下午。我们吃了早饭无事,只好去近去的岘山游玩。

岘山地处城市南郊,东临汉水,西至万山,北望襄阳古城,由羊祜山、扁山、虎头山、真武山等20多座山组成,属荆山余脉。岘山山不奇而险峻,岭不高而秀雅。

约走了十来分钟,来到岘山脚上的公园。这里绿树成荫,花草缤纷。宽阔的草坪砖上,停着了一排排小车。铁网围着的几个篮球场、羽毛球场上,活跃着一群群年轻人的娇健的身影,嘭嘭的拍篮球声,啪啪打羽毛球声,节奏短促而力的传入耳里。球场傍边还建有舞池,地下停场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我在上财校时,和同学们经常来这里玩。那时这里叫烈士公园,很小,现在估计扩了十几倍,从北面上山的陡峭石阶都找不到了。问一群由老师带队游玩的学生,指向山脚下山的一条的健身绿道。它中间暗红,白漆镶边,像塑胶跑道,斜坡通向山脊。沿途修有木桥,休息亭,安有健身器材等。今天是周六,健身道上往来的人,成群结队,络绎不绝。走在山间的林道,满目郁郁葱葱,清翠欲滴,空气清新,时闻林鸟啁啾,偶听涧水淙淙。山脚上有几个村民,正在伺弄菜畦。路边有村妇摆地摊,卖时令蔬菜、山货及土特产的。崔主任,王建伟两人还是年轻,大步流星,一会儿把我甩在后面。攒一阵子,虽说坡不陡,却走得身上毛炸炸的,额头渗出细密汗珠,气喘吁吁。看来自己还是锻炼少了,走长路功夫不行。

到了山脊翠屏山庄,坐在卖副食冷饮摆的凳子上,做下休息。眼前一个大路牌,一面标识的山上行走的路线,一面羊祜生平事迹简介。上有孟浩然“羊公碑尚在,读罢泪沾襟。”可惜现在碑已不存,凭吊无凭。

绿色跑道在这里又分叉为几条,一条沿山脊通向西面几座山峰,一条顺着岘山南麓,通向山下,北麓我们刚走的这条,它上面,与它近似平行的还有一条。而通向正东方的烈士塔的,是一条曲折陡峭的石板路。

喘过气,我们沿着石板路朝烈士塔方向行进。边走边聊,都认为写作是件自找“苦”吃的爱好,要有激情和热爱生活,更要有毅力和恒心,像这登山一样,只有坚持不懈,才能有所功就。走走歇歇,终于上到山峰上的木平台。凭栏四望,西南方向,群山起伏连绵,佳木葱笼,连接青冥。近处山头上,几座铁塔高耸云天。东南方向,汉水远逝,蓝天白云,绿柳堆烟。东北面,是道路纵横交错、高楼林立、平铺四展、一望无边的襄阳、襄樊两城,红尘十丈,车马喧嚣,隐约可闻。三个人难得一起来一次,以青山为背景拍照后留念,然后,向烈士塔方向行走下山。

石径在黑松林里延伸。碗口粗的松干,皮如黑鳞,树枝虬劲,松针苍郁。有些圆溜弯曲的黑色根藤,裸露在碎石地面,像铁爪钻进和抓牢在岩石缝隙。想起陈毅元帅咏青松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你尔东南西北风”的诗句。

路边两位卖麦芽糖的,有结伴游玩的两家站在摊前,看着摊主用竹签缠着又软又黄的一支麦芽糖,像做艺术品一样,买着吃。这叫我们想起小时候,有挑着挑子走村串户,卖打糖糕的,小伙伴一见到,跑回家找来破烂,卖打糖糕的,根据破烂多少,用钉锤从凝固成金黄的糖糕盘上,敲下一块,小伙伴吸吮上半天,就是这小小的一块糖,香甜了我们童年的时光。

石径的尽头,是一座隆起长圆形烈士墓,墓正面是一道二三米高,五六长的石墙,正中有一个突起的红五星,两边各一道红旗的流苏。

从墓道下来,是一个二三百平米大的广场,中央耸立高大巍峨的方柱形烈士纪念塔,处于苍松翠柏的山头,气势雄伟,又庄重肃穆。塔座三面刻有反映抗战和解放战争场面的浮雕,正面是碑文简括了襄阳光辉的革命历史。纪念塔前,是一直通下山的又宽又长的花岗岩石台阶,直通岘山文化广场。台阶两侧的雪松,苍翠挺拔、状如伞盖、高大茂盛。

下到文化广场,一个民间乐团正在进行公益性演出。二十多人的乐队,坐在红色背景的舞台上,在乐队指挥家的一手打着手势,一手挥舞指挥棒指挥下,用多种乐器,正在聚精会神,汗流浃背地演奏着热烈欢快的草原奔马曲。台前不少人顶着灼人的太阳光观看,不时地有人,边欣赏,边拍照。还有人站在远处牌阴下,观看音乐演奏的。

从岘山广场,向来时岘山公园入口返回。渠水静静流淌,傍边的茂繁的夹竹桃,如绿色屏障,红白两色的花朵,正得正旺,鲜艳夺目。一丛丛,一窝窝石榴树,叶如翡翠,花红似火。公园中央,有一口二三十亩大的椭圆形池塘,池水倒映着周围的花草碧树,和巍巍的青山。公园里到处绿树成荫,花木扶疏,绿草如茵,五颜六色花朵像星星点缀,蜂飞蝶舞,花香扑鼻,令人神清气爽,心旷神怡。节假日来此放松身心的人成群结队,络绎不绝。这真是一处休闲游玩,修身养性的好地方,叫人留恋徘徊,不愿离去。